必赢国际下载手机

當前位置:首頁 > 統計文化
劉紅娟:和泥巴的童年


发布时间: 2018- 12- 07 23: 01 字號:[ ] 視力保護色:


童年的往事很多,摘撷一枚和泥巴的往事,與之共享。

受時代和家庭條件的限制,70後出生的我,最好的玩具便是和泥巴!

父母沒有寶貝似的帶過我們,似乎總有幹不完的農活,只要吃飽肚子,黃土巷子就成了我們的樂園,地爲床,天爲被,在巷道睡覺是常有的事。

我家姐弟妹4人,我排行第二,下面還有一個弟和一個妹,其實都是大的照顧小的,常常是玩耍累了倒地就睡,這情形直到我們十多歲時父母還常提及,似乎他們總覺的虧欠我們太多,但我們卻不以爲然。

春夏秋三季,巷道旁邊的黃土堆如小山,是從自家後牆的廢舊城牆根取的土,用來填土廁和豬圈。當然黃土也是我們玩耍取之不盡的源泉,我們在黃土堆上滾上滾下,和泥泥,拌響啵,樂在其中。

在土堆裏玩耍磕碰也不是什麽大事,因爲土是軟的,只是玩成了個小土人兒。

和泥巴是每個小孩的強項,也不是什麽技術活。取一些土弄成小堆,中間弄個小圓窩,從水缸裏舀來水,倒入土中間,和泥揉搓,做像極了和面粉,弄成小圓餅,一面保持原型,另一面用手指戳一個小圓洞,就像小鳥的窩,口小洞大。

和泥巴是爲了拌響啵聽響聲,弄好的泥餅拿起朝地面摔去,會發出沈悶的響聲!

在不厭其煩的和泥巴和聽響啵中,我們一天天長大,直到上小學、初中、中專,參加工作。

臨洮是彩陶馬家窖的故鄉,在今年首次開放之際,我去參觀了馬家窯文化展覽,被先民的手藝所震撼!

也許是貧窮限制了我們兒時的思維,遺憾的是我們只知聽泥土沈悶的響聲而忽視了泥土的再造!

现如今,老家原来宽阔的黄土巷道早就铺了水泥路, 被高耸的住户楼房挤占了不少空间,巷道变得益发狭窄,站在巷内犹如坐井观天,关于小巷和泥巴的故事只能在梦中重演!

真想再和和泥巴,過一下瘾,再聽聽泥土厚重的響聲,隨興塑幾個小陶人或小陶豬,和童年再來一次邂逅,來滿足我對童年的憧憬和回想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供稿:临洮县统计局)




責任編輯: 市統計局管理員
分享到:
[ 打印本頁|關閉窗口]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