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赢国际下载手机

當前位置:首頁 > 統計文化
我的戀炕情結


发布时间: 2019- 01- 10 08: 49 字號:[ ] 視力保護色:


我愛娘家,也愛娘家的土炕。我對娘家的土炕滿懷眷戀,土炕和娘家一樣,給我留下了許許多多真真切切的回憶,這些回憶是永恒、幸福、此生無法忘懷的。


老家每家每戶都有土炕,土炕在農村老家是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忙完農活人們就在炕上拉家常、看電視。對老家人來說,炕並不只是睡覺休息的地方,還是會客、吃飯的地方,請客人脫鞋上炕是對客人的尊重。在炕上坐還有很多講究,長輩和位份高的人要坐在上位即炕的最裏邊,小輩們坐在炕邊緣。


小時候待在炕上的時候多,大人總要求我們不要在炕上打鬧,怕把炕踏塌,但我們覺得炕是我們表演的舞台,女孩在炕上跳舞,男孩在炕上舞拳弄棒,一不小心炕真的被我們踏出個洞,父親一邊責罵一邊填補,還說要趕我們到豬圈裏睡覺。補好前兩天,我們不敢上炕玩,一是因爲有了炕塌的教訓,二是真怕被趕到豬圈裏去,但過不了多久,短暫記憶消失,炕又成了我們展現本領的舞台。


最讓人戀炕的季節是冬季,農村的冬季格外冷,土炕是冬季農村家中最溫暖的地方,即舒適又接地氣,尤其是雪天,暖烘烘的土炕上總是最誘人的。媽媽會將炕燒得熱熱的,待在炕上望著窗外飄落的雪花,被雪壓彎了腰的果樹,還有枝頭叽叽喳喳飛來飛去的麻雀……坐累了趴著,趴累了躺著,躺累了就幸福的睡著了。“三十畝地一頭牛,老婆孩子熱炕頭”,就是農民對幸福生活的向往,多好的日子都化在炕上,多好的盼頭都挂在炕上。


土炕會發出一種特殊的土腥味,那是一種夾雜著泥土和煙火的味道,是一種溫暖而又安全的味道,是一種時常萦繞在我心頭的味道。大學畢業在外漂泊的幾年,我一直在回念家鄉的土炕,在嗅尋記憶中土炕的味道,直到後來回家時才發現,只有在老家的土炕上才有這種熟悉而又親切的味道,而這就是家的味道。


隨著時代的發展,原來的土炕已經退出或正在退出曆史舞台,被床所取代。老家翻修房子時,全家一致同意在廚房裏修建一個大土炕,因爲有炕的地方才有家的感覺。大年三十晚上,全家聚集在這個唯一留存的炕上守歲,打牌、聊天、看春晚,一個炕把一家人團聚在一起。


每次回家,我都要在炕上躺一會兒,無論是夏天接地氣的清涼還是冬天從頭到腳的溫暖,那感覺依然如故,恍若回到當年。嗅著來自土炕特有的味道,讓人心安神舒,煩惱憂愁了無痕,一身疲憊即消失,炕給予我的溫暖驅散了來自天地和人世間的寒意。世界再大,奔波再忙,真正屬于你的並不多,但這炕算一個,我們彼此熟悉,互相接納,互不嫌棄,如此安好。(撰稿:陳紅娟)



責任編輯: 市統計局管理員
分享到:
[ 打印本頁|關閉窗口]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